秒速分分彩官方网站-1001ch.com参加革命活动有两三
栏目: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:2019-03-27 14:47

  在平江县龙门镇枫树村,有口老井, 哺育出张令彬中将和张平凯、裴周玉少将三位开国将军,人们称“一井三将军”。我几次去枫树村采访时,谈起三位将军,总有村民自豪地说:“张平凯是上了毛选的呢!”

  确实,在岳阳籍众多开国将军中,其人其事受到撰文表彰而载入《选集》的,真只有他;在一生不离开军队的武将军中,攥笔著书怀念彭老总的,也只有他,他就是张平凯将军

  张平凯出生在枫树村的一个赤贫农家,原名张鸣阶。他的母亲早逝,从小跟祖母乞食度日,随父帮人放牛、耕田。1925年,在平江轰轰烈烈的农动中,年少的张平凯参加了秘密农会,1926年加入共青团,1927年转为中共党员

  1928年7月22日,彭德怀、滕代远领导发动平江起义后,震惊全国。反动派急令,湖南军阀纠集8个团兵力往平江“围剿”。彭德怀率领刚刚成立的红五军8月初撤出县城,前往平江东部山区,中旬到达平修边界的龙门镇修整。龙门区委根据县委的指示,号召党员干部组织农会、妇女会、青年团和少先队,做好迎接新起义的红五军工作。身为区团委负责人的张平凯,与区干部一起迅速发动群众筹备大米、油盐、鱼肉蛋和蔬菜等物资,支援红军

  红五军到龙门的第5天,区委书记张勉之带张平凯等干部,到镇中街红五军军部驻地,见到了红五军彭军长等领导。彭军长等领导都对区委组织群众支持红军表示感谢。彭军长认真听张勉之汇报龙门地区的革命活动情况后,又详细询问了他们个人参加革命工作的情况。问到张平凯时,张勉之介绍说他是区团委负责人。彭团长喜爱地说:“还是一个细伢子哟。” 又问:“叫什么名字?” 张平凯有点怯生地回答:“小名鸣伢子,大名张平凯。” 彭团长说:“好,光明正大,含意好啊。”他显然听成了“明伢子”。接着说:“干革命就要在平常的岗位上,干出大事业。平凯吗,要奏出不平凡的凯歌哟!”

  彭军长拍着张平凯的肩膀又问:“十几啦?有十五岁吗?” 张平凯回答:“十七了。”其实他线,还多说了一岁。张勉之说:“别看他人小,参加革命活动有两三年了,入党了,最近还派去方国民的游击队当宣传队长呢。”彭军长鼓励说:“细伢子,好好干,会大有出息的。的糙米饭粥,游击队的草鞋土布,专会培养苦伢子的。你说对吗?”正好党代表滕代远进来,他们要研究摆脱敌人的下一步行动,张勉之和张平凯等告别彭军长等人离开了军部

  没过两天,红五军通知说决定送给龙门区委10支枪,同时给修水县委6支,要他们转交。张平凯被区委派去领枪,到军部后,他正在左瞧右看,突然有人拍他的肩膀说:“鸣伢子,你想不想要一支?”他回头一看是笑容满面彭军长,急忙说:“想要,想了两年了。”彭军长喊张荣生拿来一支小马枪,交给张平凯说:“给,这支枪专门发给你的,因为你早就是一名游击队员了。鸣伢子,喜欢吗?” 张平凯惊喜得不敢相信,高兴地说着:“喜欢!喜欢!”他终于有了一支枪了!这次共领到17支枪,400发子弹。从此,张平凯把心爱的小马枪擦得亮光光的,从不离身

  红五军在龙门休整了一周后,为摆脱追敌,彭军长决定率部往东部山区进发。张平凯背着那支小马枪,兴高采烈地参加了红军,开始了他的跟随彭老总从军的革命生涯。他跟着红五军越过平修边界,进入黄龙山区,第一天到达修水县渣津。随后,彭军长率领部队辗转湘鄂赣边界高山峻岭中打游击,这年10月初朝江西井冈山进发,月底与、朱德派出的联络员何长工会面,11月7日到井冈山与红四军会师

  张平凯作战勇敢,办事认线月被选为红五军士兵委员会副主任,滕代远为主任。只读过一年半书的张平凯,实际工作中倍感压力,深感干革命需要文化知识。1930初他被调到红五军教导队学习,他利用难得的机会,决心在学习政治、军事的同时,刻苦学习文化。1930年8月打长沙后,红五军缴获了山炮,成立炮兵连,张平凯任山炮连党代表,后来成立炮兵营,张平凯任政委。张平凯还任红三军团直属群众工作团团长、军团直属队党总支书记。张平凯上进好学,敢于捉笔拟文,还喜欢有感而发,大胆吟诗作对。此后不论在长征路上,还是战斗休整空隙,张平凯喜欢用笔写下自己的感想

  1940年,张平凯调到晋察冀军区,先后任军区政治部宣传科长、政训大队大队长、直属政治部主任、晋察冀军区部部长

  反动派在1940年初策划了“皖南事变”,袭击新四军,掀起了高潮。同时还断绝了八路军、新四军的经费,加紧对延安进行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,使陕甘宁边区财政经济遇到极为严重的困难。为战胜困难,党中央决策发动全体军民开展大生产运动,发表题词 “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”,号召机关、学校和根据地部队尽可能实现生产自给。张平凯担任晋察冀军区部部长后,积极组织部队在敌后游击区开展生产运动,生产自救卓有成效

  1945年1月,张平凯总结晋察冀游击区开展生产运动的情况,写成报道《晋察冀游击区生产运动》,被延安《解放日报》1月28日刊发。看到报道后,非常高兴, 1月31日亲自为《解放日报》撰写社论:《游击区也能生产,也必须生产》。为了理解张平凯这篇报道的重要意义,我们不妨看看毛主席撰写这篇社论的全文

  我们在敌后解放区中那些比较巩固的根据地内,能够和必须发动军民的生产运动的问题,早已解决了,不成问题了,但是在游击区中,在敌后之敌后,是否也能够这样,在过去,在许多人的思想中,还是没有解决的,这是因为还缺少证明的缘故

  可是现在有了证据了。根据一月二十八日《解放日报》所载张平凯同志关于晋察冀游击队的生产运动的报道,晋察冀边区的许多游击区内,已于一九四四年进行了大规模的生产,并且收到了极好的成绩。张同志报道中所提到的区域和部队,有冀中的第六分区,第三分区的第四区队、第四分区的第八区队,徐定支队,保满支队,云彪支队,有山西的代县和崞县的部队。那些区域的环境是很恶劣的:“敌伪据点碉堡林立,沟墙公路如网,敌人利用它的军事上的优势和便利的交通条件,时常对我袭击,包围,‘清剿’;游击队为了应付环境,往往一日数处地转移。”然而他们仍然能够于战争的间隙,进行了生产。其结果:“使得大家的给养有了改善,每人每日增加到五钱油和盐,一斤菜,每月斤半肉。而且几年没有用过的牙刷、牙粉和识字本,现在也都齐全了。”大家看,谁说游击区不能生产呢

  许多人说:人稠的地方没有土地。果真没有土地吗?请看晋察冀:“首先在农业为主的方针下,解决了土地问题。他们共有九种办法:第一,平毁封锁墙沟;第二,平毁可被敌人利用的汽车路,在其两旁种上庄稼;第三,利用小块荒地;第四,协助民兵,用武装掩护,月夜强种敌人堡垒底下的土地;第五,与缺乏劳动力的农民伙耕;第六,部队化装,用半公开的形式,耕种敌人据点碉堡旁边的土地;第七,利用河沿,筑堤修滩,起沙成地;第八,协助农民改旱地为水地;第九,利用自己活动的村庄,到处伴种。”

  农业生产是可以的,手工业及其他生产大概不能吧?果真不能吗?请看晋察冀:“沟线外部队的生产,不限于农业,而且也和巩固区一样,开展了手工业和运输业。第四区队开设了一个毡帽坊,一个油坊,一个面坊,七个月中盈利五十万元本币。不仅解决了本身困难,而且游击区群众的需要也解決了。毛衣毛袜等,战士们已能全部自给。”

  游击区战斗那样频繁,军队从事生产,恐怕要影响作战吧?果真如此吗?请看晋察冀:“实现了劳力和武力相结合的原则,把战斗任务和生产任务同样看重。”“以第二分区第四区队为例。当春耕开始时,就派有专门的部队去打击敌人,并进行强有力的政治攻势。正因为这样,军事动作也积极了,部队战斗力也提高了。这个小部队从二月至九月初,作了七十ー次战斗,攻下了朱东社、上庄、野庄、风家察、崖头等据点,毙伤伪军一百六十五名,俘伪军九十一名,缴了三挺轻机枪,一百零一技长短枪。”“把军事动作和大生产运动的宣传配合起来,马上进行政治攻势:‘谁要破坏大生产运动就打击谁。’代、崞等县城内敌人问老百姓:‘为什么八路军近来这么厉害?’老百姓说:‘因为你们破坏边区的大生产运动。’伪军在下面纷纷议论:‘人家搞大生产运动,可不要出去。’”

  游击区人民群众是否也可以发动生产运动呢?那些地方,也许是还没有减租,或减租不彻底的,农民是否也有兴趣去增加生产呢?这一点,晋察冀那边也肯定地答复了。“沟线外部队生产运动的开展,还给了当地群众以直接的帮助。一方面,用武力掩护了群众的生产;另一方面又用劳力进行了普遍的帮助。有的部队,规定了农忙时期以百分之五十的力量,无代价地帮助群众生产。群众生产情绪因此大大提高,军民关系更为融治,群众都有了饭吃。游击区群众对、八路军的同情和拥护,从此更增高一步。”

  游击区能够和必须进行军民的大规模的生产运动,一切问题都解决了。我们要求一切解放区党政军工作人员,特别是游击区工作人员,从思想上完全认识这一点,认识这个“能够”和“必须”,事情就可以普遍地办起来。晋察冀边区也正是从这里开始的:“在沟线外部队的生产运动中,由于干部的思想转变,重视生产,重视劳力和武力相结合,培养了群众中的英雄模范(初步总结中,有六十六个英雄模范),仅仅五个月中,我们沟线外的部队,不仅在生产任务上按时完成了计划,且特别有了许多实事求是的新创造。”

  一九四五年,整个解放区,必须全体一致地从事一个比过去而规模更大的军民生产运动,到今年冬季,我们来比较各区的成绩。战争不但是军事的和政治的竞赛,还是经济的竞赛。我们要战胜日本侵略者,除其他一切外,还必须努力于经济工作,必须于两三年内完全学会这一门;而在今年一九四五年,必须收到较前更大的成绩。这是中共中央所殷殷盼望于整个解放区全体工作人员和全体人民的,我们希望这一计划能够完成

  当时在抗日根据地的生产开展起来后,中央号召游击区也要推广生产运动。可是,有不少人认为游击区受到许多条件所限,生产难以开展。在社论中引用张平凯所报道晋察冀游击区生产运动事例,对认为游击区不能开展生产、人稠之地没有土地、搞生产影响作战等等疑问,逐一分析回答,最后结论是游击区也能生产,也必须生产。张平凯报道晋察冀游击区生产运动取得了丰硕成果,正是中央要推介的典型。写的社论既是充分肯定了晋察冀游击区生产运动成绩,也是肯定了具体抓生产自救又写成报道的张平凯

  撰写的社论,使张平凯受到极大鼓舞,他接着又写了篇《晋察冀机关部队大生产的第一年》,被《解放日报》1945年2月12日发表。他总结了晋察冀机关部队大生产的成绩和经验,有五六千字,分6个部分:一、组织起来,合作起来;二、以农业为主,但要专门化多样化;三、坚持执行军民两利原则;四、“公私两利”的运动;五、首长亲自动手;六、战斗与生产结合

  从《解放日报》上读了这篇文章后,又十分高兴,马上给《解放日报》社长博古写信:“今天报载《晋察冀机关部队大生产的第一年》,请全文分数日播放,此文写得生动,又带原则性。”博古曾任中共中央总书记,长征到延安后曾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,1941年创办《解放日报》任社长,同时主持新华社工作任社长。《解放日报》是延安时期的中共中央机关报。党中央曾发出通知,规定“一切党的政策,将经过《解放日报》与新华社向全国传达。”写信给博古,是交嘱这位延安新闻主官,要新华社向全国全文播发张平凯的文章

  在《选集》四卷本第一版本的第三卷上,载有毛主席为张平凯的报道写的社论,题目修改为《游击区也能够进行生产》,还配发有毛主席为张平凯文章写给博古的信的影印照片。毛主席对自己的著作一向要求很高,严谨慎重。在编辑选集时,他反复审阅选定篇目,甚至作修改,这个第一版四卷本全是经毛主席亲自严谨审阅选定的篇目。张平凯总结报道晋察冀游击区发展大生产的两篇文章,都受到毛主席的好评,毛主席写的社论和信都编选上《毛选》,确实是对张平凯功绩的褒奖,无疑是张平凯将军的极大荣光

  张平凯在解放战争时期,曾任四野后勤司令部参谋长,参与领导了辽沈战役、天津战役的后勤保障工作。1950年他跟随彭总入朝作战,任志愿军前线后勤指挥部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。回国后,他历任后勤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,山西省军区副政委。张平凯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,并荣获一级八一勋章、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。他是全国16位荣获三个一级勋章的少将之一。1988年又获得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

  张平凯有思想有主见,做事明察好直言。他曾几次谏言上书,受到打击仍不改本性。1959年秋彭德怀在庐山会议受到错误批判,被罢官,张平凯在随后的反右倾运动中被定为右倾分子挨批斗,被撤职、开除党籍

  对于彭老总的遭遇,张平凯始终为之不平。尤其是彭老总爱兵如子,在中央苏区反“围剿”时,自己身患重病,不是他搭救,早已没命了。那是在中央苏区第三次反“围剿”期间,张平凯任红三军团炮兵团政委。有一天作战转移中,张平凯正发高烧病重,行走不了,战士们就用担架抬着他撤离。他知悉追兵来了,不想连累战友,就写了一张纸条让战友交给彭老总,自己躲进老乡家的地窖里,心想生死由天命。谁知没过多久,有人掀开了地窖的盖子,把他抬了出去,很快追上了部队。原来,是彭老总看到他的纸条后,非常着急,立刻派自己的警卫参谋,带着五个战士,在送纸条的小战士带领下,下到地窖里救了他。1946年9月,张平凯在热河赤峰北的林西城,想起幸得彭老总搭救,正值15周年,写下感怀一首

  张平凯不仅牢记着彭老总的救命之恩,而且和千千万万红三军团的老战士一样,矢志不逾跟着彭老总南征北战。他坚信彭老总领导平江起义,为创建党领导的革命武装,为创建中华人民共和国,是立下丰功伟绩的;彭老总实事求是向党反映情况,敢为人民鼓与呼,是忠于人民的的赤子情怀。张平凯不顾自身安危,决心为彭总立传,为历史作证。他回忆彭老总从红军时期到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,以及抗美授朝各个阶段,收集资料,着手写草稿。正当他踌躇满志,潜心写作时,暴发,张平凯被定为“彭德怀死党”,再次被批斗关押。他在狱中备受折磨整10年,已写出回忆彭德怀的草稿,被查缴烧毁;家属亲友都受株连迫害,有的致残,有的致死。直到1978年,张平凯终得平反,并当选为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,1980年张平凯以副兵团级离休

  1981年11月,张平凯与张令彬中将相约一同回平江,回到龙门枫树村看望乡亲,还邀请乡居丽江的喻杰会面。在县委招待所,我看见身穿草绿棉军装的张平凯与穿便装的张令彬、喻杰,三位老红军同出同进,谈笑风生,觉得他们历经战场几十年生死搏斗,又遭受文革运动的迫害磨难,依然神采很好,身体硬健,真是奇迹。其实我不知道,张平凯将军已经确诊患肺癌了。那次回乡张平凯看到离开53年的家乡发生许多新变化,很是高兴,回京后写下《家乡变在革命的希望里——南行小记》一文,抒发观感乡情

  张平凯战争时期多次负伤,右臂残疾,晚年在身患重病情况下,为怀念战友,纪念烈士,坚持握笔撰写多篇革命斗争回忆录和诗作。他最痛心,最念念不忘的是被毁的回忆彭老总的书稿。将军暮年,壮心不已。他下定决心,从头再来,在没有秘书助手的情况下,以顽强的毅力写作。他回忆彭老总率部平江起义后到达龙门,引导他参加红军。此后,追随彭老总转战湘鄂赣,保卫井冈山,保卫中央根据地,直至长征到达陕北。他以亲身经历写出心中所敬仰的彭老总,于1984年完成了20多万字的《忆彭大将军》,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后受到读者欢迎,先后印发6万册

  接着,张平凯又拖着病体访问原志愿军的一些老战友,翻阅了大量抗美援朝资料,结合自身入朝作战的见闻,以拼命冲锋的精神,终于写出《彭德怀率师援朝》一书,在1990年1月由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。此后,张平凯还计划着手写《庐山——彭总的晚年》,在1990年冬刚写出提纲,不幸于11月22日病逝

  2017年4月2日,平江县有关部门在平江烈士陵园举行清明安陵仪式,将张平凯将军和夫人、老八路军战士苏明的骨灰,合葬将军墓园内。张平凯回到了生养他的红土地,却告别了他为之奋斗60多年的革命事业。后人在翻阅中国革命的红色史册时,会永远铭记着他,一个有杰出文才的武将军张平凯,因为他:已有功名入毛选,还存大作誉人间

  岳阳日报·长江信息报·洞庭之声报·岳阳网·印务公司·长城传媒·天下洞庭传媒·倾城杂志·日报产业公司

  联系地址:湖南省岳阳市岳阳大道东36号岳阳日报传媒集团 Tel : 网站法律顾问:袁波浪



相关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