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数千年仍栩栩如生扬州这9只小猪“萌”了
栏目: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:2019-01-12 19:54

  每一个见过倪兆阳的人,都应该听他讲过自己15年前的“英雄事迹”。那时,龙虬庄遗址博物馆刚刚落成,对外招聘勤杂工数名,年龄限制:60岁以下。不过,这没难倒63岁的倪兆阳。他特意赶到镇上将花白的头发焗了油,说自己只有57岁,顺利进入龙虬庄遗址博物馆工作。这一守,就是15年

  前几年还有人作伴,到了2007年,就只剩下他一人了。他倒也乐得自在,自封为“总管”。每天早晨6:30,倪兆阳早早地来到龙虬庄遗址博物馆,将入门的那条石子路清扫干净。他一个人从早到晚守在这里,与遗骸、遗物为伴,十几年如一日。你问他“怕吗”,他手直摇,“怕什么,这些都是我的老祖宗。”

  “咻——”空气中不时传来一声清脆的骨哨声。司和父亲尤并肩匍匐在地上。这是司第一次跟随父亲出来打猎。又是一声哨响,司感觉到父亲的身体突然紧绷起来。他顺着父亲的眼神望过去,一个黑影出现在草地的尽头,是一头壮年的麋鹿

  猎物渐渐走进他们的包围圈。“咻——”这声哨声明显要拖长很多,接着戛然而止。几乎是伴随着哨声停的瞬间,一柄骨镖擦着麋鹿的身体而过,斜斜地插在地上。麋鹿大惊,拔腿狂奔,向包围圈的更深处奔去。尤从地上跃起,追赶着麋鹿向前跑去。司也赶忙站起身来。他们周围,还有十几个刚才不知道隐藏在哪儿的族人们。他们手中拿着骨叉、骨刀、骨镖等各种武器,不断试图向麋鹿发起进攻,将麋鹿逼到沼泽地的边缘

  就在这时,“嗖”的一声,一柄骨镖直直地射向麋鹿。麋鹿应声倒入水中。紧接着,十多个人一拥而上……一场狩猎圆满结束。这头死去的鹿的骨头,将被制作成各式各样精巧的武器,用以猎杀它的同类。这,是存在于龙虬先民世界中的一种微妙循环…

  考古队员束家平的耳边似乎响起了来自远古的欢呼声。在他的面前,一柄骨镖半掩在泥土中,坚硬、锋利,谁也不知道,这柄骨镖曾沾染了多少的血色。束家平手中的卡片上,骨镖的形态也逐渐清晰。他朝着已经快冻僵的右手用力哈出一口气,“天真冷啊。”说着,将身上的军大衣又用力裹紧了些

  1993年入冬后,气温很低,又恰好是考古队员们最忙碌的时候。墓葬区被发现后,大量的出土物需要清理。探方内已经结上了一层薄冰。这些日子,队员们只能在上午10点以后开始发掘工作。早晨,束家平和队员们就抓紧这点时间,将探方中的物品分布情况进行描绘记录。束家平坐在探方内,右手握着一支铅笔,对照着探坑中器物的摆放情况,在卡片上仔细描画着。大量骨角器的发掘,使得龙虬先民的生活环境和狩猎方式,在束家平的脑海中,渐渐清晰起来

  从出土的骨壳和骨器看来,当时,狩猎的动物以麋鹿居多。现在的扬州人可能很难想象,大量的麋鹿,曾纵情奔跑在脚下的这片土地上

  捕获的鹿角和鹿皮被送给尤以示嘉奖。司的母亲选取部分鹿皮制成一件小衣裳送给了司。他开心极了,雀跃着向父亲展示自己的新装。尤正在制陶,见司来了,他把手上已经大致成型的泥壶转移到司手中

  司早就想做一个小狗样子的壶。不过,他现在发现,泥壶圆滚滚的肚子和小猪更像一些。“我希望我的小猪可以长得像这个圆壶一样胖嘟嘟的!”说着,司在泥壶一侧轻轻捏起两只眼睛和一个圆圆的鼻子,又捡起一旁的木棍,在眼睛和鼻子的部位戳出了小洞。最后,他在鼻子下方给小猪画上一个微笑的嘴巴,“好啦,完成!”

  龙虬庄遗址中,家猪的遗骸数量仅次于麋鹿。这天一大早,李国耀又开始在自己的探方中忙活起来了,他面前出现一个圆形的陶壶。在龙虬庄遗址中发现完整的陶器,已经不是新鲜事了。将陶壶清洗完毕后,他还得将其带回宿舍进行更加精确的测绘

  入夜,李国耀开始整理白天的成果,他将陶壶从包中取出放在面前仔细端详。这只陶壶前后侧方都有一点凸起,不就是眼睛、鼻子、尾巴吗?这只壶……竟是一只猪形壶!再一次,他被龙虬先民的心灵手巧和审美情趣所折服

  在对龙虬庄遗址的4次发掘中,共出土9件猪形壶。它们大小、形态各异,尤以李国耀的这一只最为完整。6000多年时光摩挲过它们的身体,令它们表面蒙上了风霜,但是那些已经定格的可爱神情,穿越数千年,仍栩栩如生

  司对自己的猪壶爱不释手,抱着它在门前玩耍。父亲尤遥望东方,表情却很是凝重,“海,越来越近了。”这些天,他已经听到从其它部落传来的消息,海水淹没了他们的家园,迫使他们向西流浪。迁徙,也是龙虬庄先民们必须要做出的决定

  部落中已经开始骚动,大家对于去向有了分歧,有族人等不及商量出结果,便独自背上行囊出走。这些,尤都看在眼里,却无能为力。妻子让他收拾一些重要的随身物品,通通打包,向西出发。门前那片即将成熟的稻田也等不来丰收的时刻了

  迁徙的路走得异常艰难,他们很难再找到如龙虬庄一般适合他们扎根的地方。他们趟过河、漂过海,曾经辉煌的原始部落,从此分崩离析,再也寻不见踪迹…

  为了不漏掉任何蛛丝马迹,所有从探方中挖出的泥土,会有专人挑至水塘边淘洗浮选。首次发掘中,考古队员就发现几颗黑色的小东西残留在网筛内。通过显微镜观察,这些颗粒可以清晰地观察到糙米沟纹,其中一部分表面还有稻壳残余,这些竟是稻谷

  第三次发掘专门针对炭化稻。近一个月时间里,考古队员们在25平方米的探方中,共淘洗出5000多粒已经炭化的稻米

  “别小看这些已经炭化的稻米,它们比金子还珍贵!”时间已经过去20多年,李国耀说起这句话时仍难掩激动。这代表着,在5500年前,龙虬先民就开始有意识地选育优化水稻品种。这些炭化稻,是我国首次发现的人工优化水稻品种的珍贵实物资料,并将我国东南沿海一带距今5500年前的水稻栽培区从长江以南向北延伸,划到了淮河以南

  隔海相望的日本曾努力追寻,距今3000年的弥生文化“一夜暴富”,突然大量涌进的稻作和陶器,到底源在何处?龙虬庄炭化稻的发现,仿佛令存在于弥生文化中那些无处寻源的疑问,瞬间找到了原点。1997年,日本金泽大学教授中村慎一来到龙虬,他感慨道:“龙虬庄的古代稻作,是日本弥生文化的母亲。”(通讯员 周荣池 记者 林倩雯)

 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



相关推荐: